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电商

海外卖家故事他卖出40美元的打印机却被罚

时间:2018-09-07 16:21:15|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海外卖家故事:他卖出40美元的打印机

海外卖家故事他卖出40美元的打印机却被罚

,却被罚款3万美元?

雨果从外媒近日的报道中了解到,在分类站Craigslist出售一个二手的黑白打印机,Doug Costello认为是件简单而直接的事情。然而事情并没有向着他想的那样发展,在后来的6年里,他搭上了时间、精力,却最终还是收到了一张赔偿3万美元的判决书。

(Doug Costello)

据法庭记录显示:2009年Doug Costello在上卖出一个40美元的打印机。加上运费和其他成本,总共还不到75美元。随后打印机的买家Gersh Zavodnik起诉了Costello,称其为一台缺少部件的打印机做虚假广告,骗了自己的钱。在诉讼文案中,Zavodnik称试图与Costello协商未果,只能采取法律措施。

打印机的买家Gersh Zavodnik, 是一个54岁的乌克兰人,1987年因政治避难移居美国。作为一名频繁的法律诉讼发起人,这名男士在当地法律界很有名。印第安纳州最高法院称,这名“多产的、滥用诉讼当事人”针对个人和企业发起过几十次诉讼案件,一般都是要求高额赔偿金。根据法庭记录,大多数情况,都是跟上交易有关。

(Gersh Zavodnik,家里堆满了诉讼文书)

根据法院记录,Zavodnik最初向马里恩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最高6000美元赔偿金。但由于已经把证据(打印机)扔掉,Zavodnik输了这场官司。

Costello说他以为这场法律纠纷终于结束了,但是Zavodnik在马里恩高级法院提起另一场诉讼,以违反合同、欺诈、侵占他人财产、虚假广告和精神损害等理由要求3万美金的赔偿款。初审法院驳回了该案件,以及Zavodnik提起的其它26个诉讼请求。

2012年3月,印第安纳州上诉法院重新受理了针对Costello的诉讼,把案件发回初审法院。案件又停滞9个月后,在2012下半年初审法院安排了一场听证会。

Zavodnik给Costello多次发送认罪要求。一次要求Costello承认与主审法官勾结,一次要求他同意赔偿30多万美元赔偿费,还有一次要求Costello赔偿60多万美元。

由于Costello没有在收到“认罪要求”30天内进行回应,也没有要求延期,根据印第安纳州审判条例,默认Costello接受了这些赔款要求。而且他也没出席听证会。但Costello称,他根本没收到这些认罪要求,也没被通知参加听证会。

Costello说,这个案例让他不堪重负,最后他决定请个律师。2013年秋季,印第安纳波利斯辩护律师Chad Wuertz,代表Costello和其他被Zavodnik起诉的被告,要求撤回认罪。案子又陷入胶着状态——1年多时间——没有任何举动。

Wuertz称案子经手好几个马里恩法官,很多都不愿意接手。Zavodnik甚至一度设法弄走了一个法官,高级法院不得不从布恩县指派一个特别法官来处理这个案件。

最后,2015年3月——在Costello卖掉打印机6年后——特别法官J. Jeffrey Edens做出了裁定。他判定Zavodnik获得30044.07美元的赔偿费。Edens明白这个数字“看起来有点高”,这个针对打印机违反合同案子的判决“过于极端”,但是他说自己也没有办法,高级法院对于Rule 36(限定30天内回应认罪要求)有非常明确的规定。

“我陷入了怎样的一个境地?”说到这条规则,Costello不禁悲叹。“我不明白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为什么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30000美元的赔偿费“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首席法官Nancy Vaidik称。 “Zavodnik滥用了印第安纳州的审判规则,Rule 36制定的本意是为了更快更有效率地达成协议。”

“他要求30000美元、300000美元、甚至600000美元的赔偿费,并不是因为这些数据拥有法律依据,而是认为Costello有可能会同意,” Vaidik说:“他向Costello要求这些数额的赔偿费,只是希望他不要理会,从而符合默认的法律规定……”

Costello称以后不会在上卖任何东西了,也没打算继续采取法律措施对抗Zavodnik。

“我已经受够了,”他说。“我不能再让他继续搅乱我的生活。”

但案子并没有结束。上诉法院要求预审法院召开一个听证会,“基于Zavodnik反复地、明目张胆地、不断扰乱印第安纳州的议事规则” 来决定这个案子是否应该驳回。

布恩县的特别法官Edens像之前很多个法官一样,主动要求撤换了自己。摩根县的特别法官Christopher Burnham,现在主理这个案子。

(编译/雨果 杨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