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光有比特层面的创新是不够的

时间:2019-01-28 20:45:23|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光有比特层面的创新是不够的

奕均是最近颇为火爆的《在火星上退休伊隆马斯克传》一书的译者,但译者只是他偶尔客串的角色,他的更主要的身份是美国北银集团公司总裁、国际土壤健康产业研究院研究员,从事农业科技、生物能源的研发和推广。

同为创新者,奕均十分关注彼得蒂尔和伊隆马斯克。他读彼得蒂尔的《从0到1》,收获良多;翻译伊隆马斯克的传记,也感同身受。

无论是读他们写的书,还是读写他们的书,奕均都觉得,阅读的焦点不应放在他们的成功上。读懂他们的创新精神,才是阅读的价值。

更需要原子层面的创新

1998年,60后奕均来到美国,他很快注意到了彼得蒂尔和伊隆马斯克这两个人。因为他们在1999年联合创立的PayPal,打破银行垄断,带来颠覆性的支付革命。

仅仅在3年后,伊隆马斯克又把目光投向宇宙,他成立太空探索公司,规划去火星的旅游攻略。同时,还在地球上干了件出格的事,成立特斯拉电动车公司,力图解决阻碍电动车发展的顽疾,一举颠覆传统汽车制造业,终结人类对石油的依赖。

这两件发生在天上人间的大事,彼得蒂尔都有份他义无反顾地投资了太空探索公司和特斯拉公司,即使前者的火箭发射一而再、再而三地失败;即使后者的电动车一度无法下线、公司濒临倒闭。

翻译《在火星上退休》,体验伊隆马斯克人生的跌宕起伏,奕均深刻地体会到了彼得蒂尔在《从0到1》中阐述的观点改变世界,光有互联这样的比特层面的创新是不够的,真正意义上的创新是原子层面的创新。人类需要更多原子层面的创新,比如清洁的、可持续的能源,能够治疗癌症、老年痴呆症的新药,新的、安全的食品,再比如,制造在地球毁灭之前移居火星的诺亚方舟。

某种意义上,互联是创业,不是创新,奕均说,无论是彼得蒂尔,还是伊隆马斯克,他们都用实际行动印证了自己的观点。

年轻人令人失望的拒绝

彼得蒂尔和伊隆马斯克给了奕均很大的动力。刚到美国时,他的研究方向是比较文学。去的时候想着镀层金就回来,但没想到,他不仅留了下来,而且还从文学领域一步跨到了科技。

人生总有意外。奕均说。但其实,迎接意外需要的是勇气,而创新正是勇者的游戏。

同样,奕均也把创新的目光投向了互联之外的领域农业。农业循环经济模式,是未来中国农业、农民和农村的发展方向。奕均参与了模式的研发、推广和应用工作。所谓农业循环经济模式,首先是用农民住房、植物工业化生产装置等,种植茎棵类植物,种出的植物养殖牧业,形成第一循环链;养殖过程中产生的废弃物,与农产品的植物秸秆相结合,产生植物养分与生物能,形成第二循环;植物养分进入土壤,对土壤进行修复,产生的生物能为植物工厂与工厂附近的家庭提供热能,形成第三个循环链若干个循环链形成一个循环体。任何一个循环体都可独立运行。

奕均希望,科技的创新既可以让农民、牧民富裕起来,又能修复土壤,有益环境。近期,他们的第一个示范项目将在河南兰考启动。

国家一定要创新,国家中的每个人也一定要有创新意识。奕均在国内推广农业循环经济模式的过程中,接触到不少年轻人,当他邀请他们加入团队,去农业第一线搞创新时,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拒绝了他。

现在国内的年轻人喜欢考公务员,或去银行工作。奕均被拒绝得有些习以为常。

政府应该如何发力

为什么彼得蒂尔、伊隆马斯克这样的创新者都出现在美国?为什么那里拥有更多的创新故事?

往返于中美之间,奕均常常会思索这个问题。

上海要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这是非常重要的目标。任何一个国家或政府,无论怎样强调创新都不为过。

但是,在创新过程中,政府该如何发力?对此,奕均有切身体会。政府最实际的支持就是资金支持,但这钱怎么花是有讲究的。

国内时有用项目套资金的现象发生:立项拿钱,之后这钱是怎么花的、项目进行得如何,就不太有人管。政府应该对项目进行阶段性审核,全程严格监控。

奕均讲了这样一件事。他的好友Mark所在的公司承接了美国政府的一项射频产品的设计与生产的招投标,他们与其他29家公司入围,每家公司获得政府100万美元的资助。但这笔钱政府是分阶段给的,每个阶段都有目标要求,不能完成目标的公司,立即被踢出局。第一轮设计,24家企业被淘汰;第二轮出产品,又走了4家。最后剩下Mark的公司和另一家企业,比拼成本,Mark他们胜出,顺利拿到了总额高达1.9亿美元的政府订单。

项目进行的那两年中,Mark忙得连我们的都顾不上接,更别说出来见面聚会了。两年后我再见到他时,40岁的人,头发全白了。

花钱可以不惜血本,但绝不能不问收获。其实政府这种阶段性监控对企业是有利的,它帮你把握了创新方向,一旦发生偏差,马上回头找原因。阶段性复盘总比走到最后、一团乱麻更容易找出问题所在。奕均说。

知识产权保护还不够

资金之外,在奕均看来,政府还需做好另一件事:知识产权的保护。

在《从0到1》一书中,彼得蒂尔反复强调,要用突破性的技术创新来实现垄断。他这么说的前提是国家对专利技术有强有力的保护。

特斯拉公司在2007年遭遇技术被窃事件

光有比特层面的创新是不够的

。亨利克菲克斯曾是伊隆马斯克高薪聘请的汽车设计师,但他在了解了特斯拉的电池技术后,离开特斯拉,成立公司并生产相似度极高的电动车。

特斯拉的电池技术相当复杂,作为造型设计师,菲克斯偷到的其实只是表面的东西。因为当时特斯拉还没有为电池申请专利,所以法庭作出了有利于菲克斯的裁决。尽管如此,不仅菲克斯的公司后来因为电池起火而导致破产,他本人也因为偷窃,名声一落千丈。

对于目前国内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奕均觉得还不够。他曾想把美国的一套节能减排技术引进国内,但最终放弃了。美国的专利站把这项技术说得非常清楚,你照上面说的一步步去做,就能做出来。但那里的人一般不会做,因为他们不敢,侵权的法律后果很严重。可是我担心一旦引进国内,只要国人查到这个站,我的专利转让费很可能就打水漂了。

可见,创新既要有彼得蒂尔、伊隆马斯克这样的勇于冒险的英雄般的人物,也要有支持创新的社会环境。而且,要对创新抱以足够的耐心。现在国内有些投资人,总想着今天投1元,明天就收获100元,强调不要过程,只要结果,其实,没有过程,哪来结果?创新,不能这么功利。

投资太空探索公司的时候,彼得蒂尔并不知道火箭第四次发射会成功;特斯拉濒临倒闭,伊隆马斯克变卖所有家产继续投入,准备好了做一个亿万负翁。他们身上的这种冒险精神、执著精神,是我们最该学习的。奕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