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电信运营商如何加速布局海外市场

时间:2018-08-04 19:10:51|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电信运营商如何加速布局海外市场?

2015年是一带一路倡议全面实施的元年。作为国家层面的重大倡议工程和长期规划之一,一带一路将对我国经济和社会带来深远影响。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发展中国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共同体。信息互通是国家、企业、个人间沟通和合作的前提。因此,络互通被看做是一带一路的先行者和重要基础。作为ICT基础设施的建设者和运营者,电信运营商有望借助一带一路开拓海外市场,而产业链各环节的厂商也将在一带一路的指引下,加快国际化发展步伐。

当今世界正发生复杂深刻的变化,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继续显现,世界经济缓慢复苏、发展分化,各国面临的发展问题依然严峻。中国适时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的发展倡议,致力于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和开放型世界经济,实现域内国家全方位、立体化、络状的大联通。

信息互通是国家间、企业间以及人与人之间进行合作的前提,因此,络互通是一带一路发展的先行者和重要基础。那么,面对一带一路带来的新机遇和新挑战,电信运营商如何借助自身优势走出去,满足海外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通信需求?江苏省邮电规划设计院专家基于丰富的咨询和设计经验,给出了建议。

机遇与挑战并存

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给国内电信运营商开拓海外市场带来了无限商机,海外市场在政治、经济、法律等方面和我国有较大差异。因此,国内运营商开拓海外市场的机遇和挑战并存。

从发展机遇上看,主要有五个方面:第一,区域内多数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但是经济增长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发展潜力巨大;第二,中亚、南亚、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多数国家通信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宽带普及率、移动普及率普遍较低,有巨大的业务发展空间;第三,中国周边国家整体国家信息化建设水平和跨国通信基础设施相对落后,IDC、ICT等市场前景广阔;第四,新战略为消化过剩产能和去库存提供了契机,中国通信行业相关产能过剩,如光纤光缆行业产能过剩率已超50%,拓展国际市场将是最佳出路;第五,中国运营商不仅仅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还要把先进互联及电商企业带出去,把沿线国家碎片化的利益吸附在统一平台上,并加速整合升级。

从挑战上看,运营商需要规避三大风险:第一是政治风险。海外电信运营项目往往受项目所在国政治、经济等各种风险的影响,特别是通信需求较为强烈的第三世界国家。比如由于政治形势失稳而可能发生内战或者暴乱;由于经济状态不佳而可能出现金融危机;所在国遭遇国际制裁,款项被冻结等。第二,财务风险。海外电信运营项目工程资金量较大,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和结构调整,人民币汇率有贬值的压力,加上所在国的货币汇率波动,这就使得企业在扩展海外市场时面临复杂的汇率风险。对于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税务制度不完善。另外,海外市场的应收账款占比也明显高于国内水平,账期长,存在坏账的风险高。第三,法律风险。对于所在国家或地区法律制度不健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相关法律变更等情况,企业需承担相应的法律风险。

一带一路域内络发展现状

传输络资源

从区域内传输络资源上看,经过多年发展,中国国际通信络覆盖水平有了较大提升,基本形成多方向、大容量的海陆缆为主,卫星为补充的立体传输架构。从跨境陆地光缆上看,中国已建有19个跨境陆缆边境站,与周边接壤的11个国家(朝鲜、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印度、尼泊尔、缅甸、老挝、越南)建立了跨境陆地光缆。从国际海底光缆上看,中国已建有6个国际海缆登陆站,实现8条海缆在我国登陆

电信运营商如何加速布局海外市场

,我国运营商在登陆海缆上拥有带宽超过5600G,通过海缆我国通信络可以直接延伸到包括6个海上邻国在内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涵盖了一带一路区域主要海上邻国。从海外POP点上看,中国通信运营企业拥有海外POP点54个(包括自有和租用),主要分布在北美、欧洲和亚洲等我国国际通信业务量较大的地区。

互联

从区域内互联发展上看,互联发展和经济发展密不可分,就目前而言,亚太、北美等区域的企业互联接入服务市场规模最大,欧洲、北美互联带宽规模最大;一带一路区域发展中国家众多,虽然目前规模相对较小,但增速最快,增长潜力巨大。

总体而言,区域内的互联带宽规模与市场需求间的鸿沟最大,具备较大的市场开拓空间。

IDC布局

在区域内IDC投资和云计算市场中,东南亚、南亚、中东等地区的IDC投资增长迅速。未来几年,虽然北美、亚太IDC市场规模仍处于主要地位,但一带一路区域内相关国家的市场潜力巨大。当前是拓展新兴市场的契机,及早介入有助于提高市场占有率。

四大问题不容忽视

总体而言,一带一路区域内国家的络发展存在四大问题。

第一,区域内发展中国家通信水平相对滞后,但潜力巨大。一带一路及APEC区域的发展中国家整体络通信水平相对落后,中亚、南亚、东南亚、中东、非洲等区域各主要国家尤为明显。在传输络及互联带宽需求方面,区域内的亚太、非洲、拉美等地区在未来几年均存在较大的市场空间与增长潜力。国际传输系统缺乏的局面不利于相互间经贸合作深入发展。

第二,部分方向直达海底光缆资源不足。我国去往南美洲的国际通信业务需经美国转接,整体安全性存在隐患,也不利于降低通信成本;从中国、日本、台湾、香港等东亚主要经济体经印尼直达澳洲东岸和新西兰方向通信路由缺乏,太平洋岛国海缆资源也非常匮乏;东亚至非洲的海缆资源也比较缺乏,主要通过北非到达欧洲,直达东非的海缆欠缺。

第三,跨境陆地光缆难以产生辐射效应。在14个陆上邻国中,我国尚未与巴基斯坦、阿富汗、不丹三国建立跨境光缆系统(其中与巴基斯坦的陆缆系统处于建设阶段),而且由于转接电路价格等协调机制还不完善,我国与周边国家的络连接没有形成通道,辐射作用不强,通而不畅。

第四,缺乏可行的国际陆缆建设运营模式。区域性陆地光缆系统跨越多个国家,涉及基础设施的建设、维护和使用,目前尚未有成熟的运作模式。采用传统的陆缆模式,达不到预期效果,无法形成统一管理的区域国际络,最终将导致相关建设资源闲置。

四大策略助推运营商走出去

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电信运营商在走出去上已经具备了一些优势,然而,在走出的具体策略上,还是应该有所讲究,稳步布局,循序渐进。

策略一:积极跟进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实现资源与能力的全球辐射。

顺势:把握形势,开发走出去

通信运营商应提升接应国家企业走出去的服务能力,在重点国家和区域实现走出去企业全面覆盖,充分挖掘及服务走出去企业一揽子ICT需求。

借势:利用政策,营造新机会

通信运营商应充分利用国家政策与机会,寻求资金、政策、项目等各方面扶持与商机,同时利用国家外交关系、国际组织,开拓新的市场拓展渠道。

造势:打造概念,引领大潮流

通信运营商应接应一带一路战略,传播信息化利益共同体概念,充实、助力国家外交新理念,争取国家强力推动与扶持。同时,要顺应国家加强信息安全管理,以信息化手段强化公众服务等政策趋势,为政府强化面向走出去的相应职能出谋划策,参与规则制定,成为趋势主导者。

策略二:从全球布局的角度出发,加快传输、互联、IDC络建设,相互支撑、相互促进,构建全球络布局。

一、提升大通道及格密度,构建全球高速传输络大平台。具体而言包括四个方面:一、完善节点布局。在全球各主要经济体中心城市设置OTN节点,提高业务的快速接入和转发能力。二、提升大通道及格密度。增加100G大通道及格连接方向,提升络互通能力,为业务的透明传送提供高速通道,并通过Mesh络架构提升络安全性。三、形成分层格结构。逐步建设形成核心层、汇聚层及接入层三层络结构,为业务流量的规划提供清晰合理的络脉络。四、加强海陆缆资源储备。整合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资源,推动构建中欧方向陆缆组织;积极加入相关海缆建设,增加海缆权益储备。同时,要加强海陆缆的协同发展,寻找更优路由,如建设穿境巴基斯坦陆缆与海缆且形成对接,可以绕过马六甲海峡,既减少路由长度又增强了路由安全性。

面向云时代打造全球互联转接平台。电信运营商要在原有的传输基础上,做深IP节点,形成全球互联转接节点。在节点的选择上,可遵从以下原则:所在地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络基础设施建设较为完善;所在国政治稳定,具备向四周辐射的地理条件,与周边国家关系良好,具备一定的地缘优势;所在国与中国有良好的外交及经贸关系,有利于市场开拓和业务发展。

最后,构建以互联转接平台为基础的IDC络。在全球互联转接平台的基础上,通信运营商应通过引入多方合作资本构建独立维护运营的国际化、高质量、智能型、大容量全球IDC资源布局,并持续完善提升现有IDC专的能力,和智能化水平,形成面向云时代的差异化优势。

策略三:拓宽建设管理思路,积极寻求国际通信建设新模式,探索地方与行业共建、企业联合共建的可行性。

从具体的策略上看,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1.增强地方政府和管局在国际通信建设发展中的广泛深入参与;2.发挥电信运营企业在国际通信建设发展中的技术和商务优势;3.发挥地方积极性,借鉴直联点建设模式,争取地方政府大力支持;4.结合各电信企业的发展计划和需求,研究国际通信设施的共建共享。

策略四:探索新模式,充分利用中国资本,进行全球资源布局。

投资模式

随着宽带中国战略的实施和4G络的大规模建设,我国运营商面临着巨大的资本支出压力。另外,工信部对电信运营商提出了提速降资的总体要求,因此,我国运营商的利润空间受到前所未有的挤压。在这种背景下,运营商向海外市场投资的可用资金受限。运营商应该充分利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规划的契机,广泛联合各种投资主体,带动各种资本共同参与到海外通信建设和运营项目中。

电信运营商:主要进行战略投资,提供建设、管理、运营模式和经验,是项目运营的主要承担者。

国家资本: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国家进出口银行、丝路基金等政策性金融机构寻求资本和财务支持。

当地政府:近年来,中国各省份尤其是边境省份,积极参与到国际一带一路战略中,很多省份都大力发展与相关国家或地区的经贸关系,如云南、广西-东南亚,新疆-中亚、巴基斯坦,内蒙古-俄罗斯、蒙古,东北-俄罗斯、朝鲜、韩国等。运营商作为大型国企,其投资项目对于政府有较大的吸引力,可以争取相关政府的资金和政策支持。

民间资本:近期,国家出台了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到通信建设及运营行业的政策和措施。运营商应抓住该契机,在国际项目中积极引入民资,提高项目运作的活跃度。

信贷模式

海外通信建设及运营项目初期投资较大,企业需要向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根据项目规模和性质的不同,企业可以选取不同的融资方式和运作模式,这样可以减轻企业资本支出的压力,更快地向项目注资。具体融资方式建议如下图。

总工点评:

一带一路建设是我国着眼于国际国内当前形势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我国运营商应抓住一带一路战略历史性发展机遇,充分利用中国资本,依托区域内通信基础设施和国家信息化建设,创新发展模式,构筑最广泛的利益共同体,实现我国电信运营商全球资源布局的战略性大跨越。江苏省邮电规划设计院海外板块业务目前已覆盖一带一路主要国家,具备通信、建筑、信息化、节能环保咨询设计与系统集成实施交付能力,愿与产业链上的运营商、总包服务商、设备提供商等合作伙伴一起为一带一路的推进贡献力量。

江苏省邮电规划设计院总工程师袁源